我的悔悟

     今天早上,书记找我谈心,跟我讲了我爸来看我那天的情况。我也把自己内心的话讲给了书记听。

     我爸爸来的时候,和我在会议室聊了很长时间,爸爸说过完春节到现在他都没事做,没事做便意味着没有收入。爸爸问我对这个学校有什么看法,我也和他说了这里的老师都很关心我,对我也很好。爸爸顿时捏了捏我的手,说我的手比以前硬了很多,比他的手还硬呢。我微笑了一下,说,在这里每天都训练,三餐也很对时。爸爸又问我,在这边还习惯吗?我说挺好的,现在的训练我都能坚持住,生活也蛮好的,跟同学们合得来。爸爸问我说,有没有什么事需要他做的。当时我本想和他说回家几天,但看到爸爸两边的头发全白了,想到了他刚刚说从过完年到现在都没有事做,或许是自己良心的触动吧,让我没把想回家的事说出来,而是和他说去把牙补好,再买一些牛奶什么的放在训练处,星期天能喝就好了。爸爸也答应了,他会去和罗哥说的。我又问了弟弟的成绩怎么样了,爸爸说他现在在尖子班的成绩很好,月考全班第7名,老师还打电话到家里来表扬他,这也让我感到欣慰,弟弟不用家人太操心。爸爸问我还有没有什么事,其实我一直想问妈妈的身体怎样了。病好些了吗。当时我却说不出口,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我感到自己太对不起妈妈了吧。就这样,爸爸走了,我也没让爸爸代替我问候一下妈妈。说实话,爸爸临走前我没有去询问妈妈的情况,这让我很后悔,毕竟这是我最关心的一件事,但时机已经过去了,这也成了我的遗憾,如果爸爸还没走的话,我一定会问他“妈妈的身体怎么样了,病好些了吗,请帮我转告妈妈,别再为我担心了,我不会再像以前一样放荡任性让她生气了,请保重好身体。

      我没想到爸爸来看我时,我竟然会和他讲话,并且两个人聊了那么长时间,这换成以前的我是绝对不可能的。以前的我是很叛逆的,从我读初一开始,和父亲的关系便渐渐冷淡,很少与父亲沟通,甚至发展到不和他讲话,经常向妈妈拿钱出去玩,拿不到的时候就和她吵,闹离家出走。在2006年的春节时,我被爸打了,他说要搬到惠州去住,让我在那边读书,我死活不肯去,就和爸爸吵了起来,之后被他打了。去到惠州后,我心里想的是有多坏学多坏,气死他,于是我开始染上了毒品,那时候在学校读书每天中午放学后我都和几个朋友在学校后门的一间小卖部里吃曲马多、奥亭止咳水,没钱了就找妈妈拿,或将K粉带到学校里面卖。后来我被学校开除了,是因为犯了三个大过,抽烟,打架,吃违禁药品。爸爸又送我到福建美佛儿学校去读,在那边我又开始吸冰毒,总打电话让家人打钱过来,但家人并不知道我要那么多钱做什么,我总用不同的借口瞒过他们。第一学期放假后,有一次父亲找我谈话,我没有理他,后来父亲发火了,骂了我几句,我也不甘示弱地反口骂回了他,他便拿起晾衣服的衣杆打了我的手,我跑回了房间,拿起了藏在床底的水管刀。妈妈看见后不让爸爸进来,打电话给几个伯父把我带到了公司。因为爷爷也在,所以我没有反抗,后来读到一半我逃跑了, 觉得学校无聊,玩得没意思。那时,几个月没读书,在公司也呆不下去,总跑出去吃药,于是爸爸和董叔叔把我送去了戒毒所,在戒毒所里呆了20天,验尿后正常了,舅舅便带我回家,在家呆了3个月后,爸爸带我来到了立新学校。在立新学校里,我一共跑了3次,我妈妈为此气病了。

     人在新的环境下可能就会慢慢的开始转变,不得不承认,我也在慢慢变了,开始会和父亲交谈了,不会说一套做一套了。当然,如果没有罗哥的话,可能我现在,还只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谢谢你,罗哥,你让我知道了该怎样做人。是立新学校让我看到希望,让我学会了尊重他人,理解他人,懂得了满足。我相信在立新学校的老师和同学的帮助下,我一定能改正过去这些恶习,不再让家人、老师担心我。这次,爸爸来看我,也在我身上看见了希望,他也相信,我在立新学校里一定能改掉以前的坏习惯,重新做人。为了不辜负关心我的老师和亲人们,我会努力的。

黄伟凡

2009-11-5